万能视频播放器

白灰并不是很厚,卡西亚保证着自己的动作尽量轻缓,然后在杂乱摆放在书架和长木方桌上的各类书籍上巡视着,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。天籁『小说『.23txt.

一切都还保留着或许是几年前的状态吧,平素的房间里面可以看出这里很久很久都没有什么人过来打理过了。每一本书籍也是苍老的感觉,如同快要步入土地里面,然后垒起一个土堆,在加上一具十字架昭示的尸体般,上面是破旧与腐朽的痕迹。但也多亏了帝国图书馆里面极好的环境与维护保养的状态,它们都没有被虫蛀过。

脚步放得很慢,卡西亚一本一本过着这些书的名字。里面很多书都不是通过帝国印刷工厂里面放出来的。这些书多为通过书籍爱好者自己编制,然后用坚韧的线扎成了一本书的模样,被老人收集在了这里。其中不乏用手抄写上去的手抄本,字迹各不相同,一些在时间的侵蚀下,油墨字迹也变得迷糊不堪起来。

而卡西亚心中早已经认定的答案,也是在其中一本手抄本上找到的。

那本书很旧,被夹在书架上众多的书本之间。用干裂的油皮纸作为书壳,上面一片斑驳的黄色,还有尚且可以作为标本的菌落霉点点缀在上面,古老的气息,时间的味道。

里面的书页好像从地底深处掘出的化石般坚硬,卡西亚觉得自己稍微用一点力量,这本书就会在他的手中变成一捧碎片。没有书目名字,但是里面的编制却是做得有模有样,很是正规——由谁抄写而成这本书,上面没有注明,但是角落处却有一行注解,写着这是第十三次抄录。

大概这本书能流传下来,也是漫长历史上的这十三个谁也不认识的人吧。

记录的东西非常驳杂,根本不成体系。写上的东西也是东一块,西一块的,其上没有丝毫联系。倒像是一个历史上的人的日常随笔,或者说是一个人平常没有事情时所写的日记。

那一段卡西亚需要的文字,被记录在这本书的最后,只用了仅仅一面纸来写,用词也简单得可以。当初写下这段文字的人,可能也并不知道其中事情的缘由,或许是他本人的猜测,或者这件事情本应该腐烂在当时所有人的肚子里也尚未可知。

“今天,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,通讯不好,骑士王格罗特战死的消息才传到了我们这里。大家都很伤心,不仅仅是我儿子崇拜的人,也是我迄今为止最为敬佩的人,他的死亡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。我的战友就住在离格罗特家人小城颇远的一个镇子边上,当听到骑士王死亡的消息,同为骑士王的狂热信仰者,同是一个负伤回到家乡养伤的老兵,他准备去拜访一下格罗特的家人。虽然他觉得这可能连骑士王家人的面也见不到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过去看看的心情。”

“他说他是晚上到了那里,见到小城里面没有一点光亮,只有一片漆黑与安静。人们都离开了那里,好像也有一段时间,街道在短短的时间里就长出了毛毛的杂草。那一幢属于格罗特家的简朴住宅更是一片荒凉,门并没有锁上,屋子里面有慌乱的痕迹。那里的情况告诉他,格罗特的妻子与他尚且十来岁的女儿已经离开了这里有一段时间,并且走得匆忙。以为是出现了什么问题,后来才知道,原来她们都被骑士王格罗特的大儿子接到马诺马那里去了、、、”

后面有几行字好像是写这些语句的主人在几十年后添加上去的。

邻居家少女眼大唇薄清新漂亮迷人图片

“但是在这之后,没有人再见到格罗特的家人,本来也是入职军队的大儿子,好像在后来也死在了战场上,原因未被公布。我的那个战友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,也去过马诺马寻找过她们的踪迹。他总觉得事情不是我们知道的那样。就在昨天,我们刚聚完几年一次的战友会,他喝完酒对我说,‘格罗特可不是死在敌人手里的,他是死在自己人手上。他的家人,还要一切,早在当初那个时间,就完消失在了整个帝国里面了’、、、”

看到这里,卡西亚便合上了书,后面还有零零碎碎的添加,是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。但是那些东西已经和图书馆里摆放着的历史书上不出一二,一些他自己的猜想,也和卡西亚自己想得差不多。

看到这里就可以了,卡西亚的目的其实只是想知道格罗特是否还有一个不曾存在的女儿。历史书上格罗特妻子儿女只是包括唯一一个儿子,还有唯一一位妻子来的。

并没有急着出去这里,卡西亚在这间小仓库里面停留了一会儿,直到确定再无可用的信息,这才拉紧门,下了楼梯。

一层大楼那里,没有再见到老人的影子,本想道谢的卡西亚只能带着遗憾走出帝国图书馆。外面阳光变得强烈了很多,光线带足了热量,开始灼烧着它所笼罩的一切事物。

走出图书馆前被花坛围绕起来的广场,卡西亚等待一段时间才拦下一辆无事的礼车,说了酒店的名字,便回去和于连他们汇合。

车窗玻璃过滤掉了阳光中多余的热量,照在卡西亚身上变成暖洋洋的感觉。

但是这份身体上的温暖却不能解冻他此刻冰封起来的大脑。事情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分支,一面是格罗特在精神世界里和他交谈的事实,一面却是他自己突然在思绪纷乱中捕捉到的猜想。到底应该相信哪一边,卡西亚一时难以下定注意。

“千年时间,能与格罗特交谈的人或许只有一代代延续下来的圣女。那么在信息的收集与处理上,格罗特可能没有其他丝毫的办法。”卡西亚闭着眼睛在心底说,“若格罗特口中被当做傀儡的圣皇是真有其事,并且也是和圣女一样一代代延续下来,不是手术的受益者,终其一生都是普通人的话。那么极具才华的他们,不知道在持续的反抗过程中,是否会想着为后来人铺路,而不是只想着救赎自己?一个人再怎么具有才华,若不是真如同太阳那般燃烧耀眼,那就只能通过繁星那样的方式来照亮暗夜天幕了。并且若是知道了仅仅凭借一代人的力量与积蓄,还不足以推翻这无限循环时,那些带着不甘心和对圣皇厅,或者对帝国的仇视而死去的那一代代圣皇们,是否也在暗中如同四方势力一样,将谋一份野心叠加在了不知道第几代后的圣皇身上。四方势力在等待时机,那些圣皇们可能也同样在等待这样的机会。他们可是圣皇,不是随便在普通人中选出一个人就可以胜任的职务。除去傀儡这一层不说,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繁花盛开般的才华和强大的素养。”

没有明确的答案,卡西亚并未给自己的猜想作下一个判断。或者说当下还不行。

礼车在这时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,思考中没有时间的考量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disabled